威海公司業務律師
法律熱線:
律師文集
文章詳細

張浩與北京百利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損害公司利益賠償一案

發布時間:2018年5月23日 威海公司業務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張浩,男,1955年8月24日出生,漢族,無業,住北京市西城區地安門西大街40號2樓2門10號。
委托代理人王東林,北京市融道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北京百利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住所北京市平谷區平谷鎮太平街村。
法定代表人趙小明,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王子英,北京市元坤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張浩因與被上訴人北京百利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百利興公司)之間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損害公司利益賠償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平谷區人民法院(2008)平民初字第04521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09年7月8日受理后,依法組成由法官錢麗紅擔任審判長,法官盛涵、劉斌參加的合議庭審理了本案。本案現已審理完畢。
百利興公司一審訴稱:張浩為百利興公司董事。2005年6月17日,時任百利興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盧自君與張浩訂立保管協議,約定:由張浩保管百利興公司支付馬泉營村委會1050萬元補償金原始發票、原始合同、紅線圖兩個月,百利興公司支付欠款260萬元,本金付清后,張浩將原始發票、合同書、紅線圖轉交給百利興公司,利息約人民幣240萬元,于2005年12月31日前付清。后百利興公司依約付清上述款項,但張浩又以手機費用、修車費用等為由拒不履行合同義務。百利興公司無奈被迫在經營困難的情況下借外債,于2007年1月23日前滿足了張浩的全部要求,對此張浩出具了證明確認。但張浩卻又出爾反爾,仍然拒不交回其保管的文件,嚴重妨礙了百利興公司項目開發的經營活動,給百利興公司造成了重大經濟損失。張浩身為公司董事,為個人利益不惜犧牲公司利益,故此訴至法院,要求張浩立即返還百利興公司所有的、支付給北京市朝陽區崔各莊鄉馬泉營村民委員會(以下簡稱馬泉營村委會)1050萬元土地補償金的原始發票、合同書、紅線圖;要求張浩賠償經濟損失20萬元。本案審理過程中,百利興公司依法將要求張浩立即返還支付給馬泉營村委會1050萬元土地補償金的原始發票的訴訟請求變更為要求張浩返還按照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項下前期投入1050萬元的原始發票。
百利興公司提交以下證據予以證明:
一、承諾協議書,以證明張浩在2005年與時任百利興公司董事長的盧自君簽訂協議書,約定張浩所保存的馬泉營村委會1050萬元土地補償金原始發票、原始合同書和紅線圖,在百利興公司付款后張浩應將上述三份文件交回的事實;
二、證明書二份,以證明張浩在2007年1月23日已收到百利興公司的全部還款,債務及工資全部結清;同時證明張浩在2007年1月29日收到借款本金、稅后工資、車費、手機費、業務招待費,合計人民幣519萬元,此款是由北京華晟興業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墊付;
三、百利興公司章程、董事會成員、股東會、董事會決議文件,以證明盧自君為百利興公司董事長、董事,而張浩時任董事;
四、委托貸款協議,以證明百利興公司償還與張浩約定的款項而借貸款,貸款利息由百利興公司承擔的事實;
五、借款合同,以證明北京華晟興業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于2005年1月向北京市順義區高麗營農村信用合作社借貸的事實,借貸時間為2005年1月25日至2006年1月24日,貸款金額為700萬元,月利率為4.65‰;
六、支付利息通知單,以證明百利興公司履行約定義務的同時造成經濟損失60余萬元的事實,以及證明北京華晟興業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借貸款共計631萬元,產生利息609 170.15元,按協議約定應由百利興公司支付;
七、公證書、報紙,以證明百利興公司公章、財務章掛失,申請重新補刻及登報聲明刻制通知書的事實;
八、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該合同的甲方為北馬泉營村委會,乙方為百利興公司,以證明百利興公司要求張浩返還此合同原件的事實;
九、北京市規劃委員會意見書附件(選址)及附圖,項目編號為2005撥地0317建筑用地釘樁測量成果報告書,以證明百利興公司要求張浩返還的紅線圖式樣;
十、發票八張,以證明要求張浩返還的票據式樣。
張浩一審辯稱:不同意百利興公司的訴訟請求,理由為:百利興公司提起訴訟時所用公章的規格和張浩掌握的公章的規格不一致,所以百利興公司的主體身份有問題。此外當時百利興公司交接時,有移交人和新任公司的接手人進行了移交,將百利興公司的營業執照、使用登記證、稅務登記證、組織機構代碼證、公章、勞動人事章、合同、銷售、財務、計生、黨委、紀檢委、辦公室等公章以及百利興公司與馬泉營村委會的合同正本2份、紅線圖1份、建設工程合同3份移交給了百利興公司,因此不存在張浩保管百利興公司所說的合同、紅線圖等事項,百利興公司的訴訟請求應予駁回。
張浩向法院提交以下證據予以證明:
一、廣告發布合同,以證明百利興公司作為本案原告的主體身份有問題;
二、百利興公司移交目錄清單,以證明張浩已將百利興公司所主張的文字材料全部予以交付。
經一審庭審質證,雙方當事人對百利興公司提交的證據二和三的真實性均無異議,法院予以確認。
雙方當事人對以下涉及本案爭議焦點問題的證據持有異議:
一、張浩對百利興公司提供的證據一有異議,認為該證據不具有真實性,上面的簽名不是張浩本人所簽。張浩就此提出鑒定申請,要求對證據一上張浩簽名的真實性予以鑒定。經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確定,北京明正司法鑒定中心承擔了此項工作,并出具了鑒定書。該鑒定書載明:經檢驗分析認為,檢材上的“張浩”簽名字跡與樣本1、2(百利興公司提交的證據二即二份有張浩簽名的證明)上的張浩簽名字跡在字的基本寫法、書寫水平以及字跡的細節特征上基本相同,由于個別筆畫上存在一定差異,故此做出傾向于同一人書寫意見。對于上述鑒定意見,張浩未向法院提出重新鑒定的申請。法院經過認證認為,上述鑒定意見雖為“傾向于同一人書寫”,但張浩既未提出重新鑒定的申請,又沒有提供其他相反證據予以反駁,故張浩對該項事實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即上述承諾協議書上的簽名應為張浩本人所簽。此外,張浩對百利興公司提交的證據四、五、六、七、八均有異議,認為與本案不具關聯性,不予質證和認可。法院認為,百利興公司提供的證據四、五、六與其本案主張的法律關系不具關聯性,不能證明張浩的行為給百利興公司造成了損失,故法院不予采信。百利興公司提供的證據七能夠證明百利興公司作為本案原告主體適格,同時結合法院調取的證據材料,證據八能夠證明本案相關事實的存在,故法院對百利興公司提供的證據七、八予以采信。百利興公司提供的證據九、十雖是復印件,但與本案具有關聯性,同時結合法院調取的證據材料以及其他相關事實,能夠證明百利興公司的證明目的,法院予以采信。
二、百利興公司對張浩提供的證據材料一、二均有異議,認為證據一的聲明公章遺失作廢,其后百利興公司啟用了新的公章,而張浩提供的證據一上顯示公章的時間是2001年。張浩對此則提出異議,認為百利興公司的公章未進行過變更。經法院到北京市公安局崇文分局調查得知,百利興公司確在2004年2月刻制過公章、下屬用章共3枚。百利興公司認為證據二上的移交時間是2002年6月28日,而其是從2004年開始接手。法院經過認證認為,張浩提供的證據一對其證明目的不具證明力,法院不予采信;此外,張浩簽署承諾協議書的時間為2005年6月17日,而張浩提供的證據二表明移交時間為2002年,故證據二對張浩的主張不具證明力,法院只對其真實性予以認定。
法院還自北京市工商局檔案管理中心調取了百利興公司的工商檔案。百利興公司與張浩對法院上述調查材料均無異議。此外,法院還自馬泉營村委會調取了與本案所涉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有關的發票,并就相關情況向該村黨支部書記徐文章、會計吳雪梅、檔案員劉玉田進行了調查,主要內容:百利興公司與馬泉營村委會確實簽訂過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百利興公司提供的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與馬泉營村委會檔案室保管的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除印章的位置不一樣外,合同內容均一致。他們一共交給馬泉營村委會1050萬元,但是日期為1999年11月26日的10萬元是承包游泳池餐廳的訂金,日期為2000年9月26日的100萬元(發票號是1664605),雖然發票上的往來項目是預付款,但是馬泉營村委會做賬時的科目卻是在建工程“變壓器”,這筆錢是為百利興公司開發所準備的變壓器的款項,2000年9月25日的100萬元(發票號1664611)是小市政配套費的預付款,馬泉營村委會做賬時的科目列在了在建工程“舊村改造中凱公司付市政配套費”,以上三筆共計210萬元不是土地款,與土地款沒有關系;另外,百利興公司還從馬泉營村委會轉走或支出了三筆款項共計165萬元,其中2001年12月27日以往來款的名義轉走15萬元,百利興公司開具了收款發票;2000年1月10日以往來款名義轉走50萬元,中凱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凱公司)為馬泉營村委會開具了收據;1999年12月29日,馬泉營村委會代中凱公司付青苗補償費100萬元給北京崔各莊六合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總計金額1050萬元的發票中,有5張的付款單位是百利興公司,另外3張的付款單位是中凱公司,中凱公司沒有與馬泉營村委會簽訂過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中凱公司付給馬泉營村委會的二筆共計390萬元應該是代百利興公司支付的土地補償款,但馬泉營村委會開發票則是誰給錢就給誰開等。
法院根據上述認證查明:百利興公司于2000年3月22日成立,公司類型為有限責任公司。2000年8月31日,馬泉營村委會作為甲方與作為乙方的百利興公司簽訂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約定甲方將現泉發花園西側南起香江北路、北至孫河西路、東至現泉發花園西圍墻、西至馬泉營村農田耕地邊界共約453畝土地的70年使用權有償轉讓給乙方使用,用于別墅區的開發建設,土地補償費為26萬元/畝(含征地費、拆遷安置補償費、以及向政府有關部門交納的相關稅費等)等。百利興公司主張其為履行與馬泉營村委會之間的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而于1999年11月26日至2000年9月25日間一共向馬泉營村委會交納了1050萬元的前期投入費用,馬泉營村委會為其開具了8張發票。依據法院到馬泉營村委會的調查可知:1、日期為1999年11月26日的工商企業資金往來專用發票(發票號0693427)上記載的10萬元是中凱公司承包游泳池餐廳的訂金;2、日期為1999年12月27日的工商企業資金往來專用發票(發票號0693456)上記載的200萬元是中凱公司交納的定金;3、日期為2000年1月6日的工商企業資金往來專用發票(發票號1487976)上記載的190萬元是中凱公司交納的預付款。而其余5張工商企業資金往來專用發票(發票號分別為:1664605、1270551、1270583、1664611、1664610)則分別記載了百利興公司交納預付款650萬元的內容。中凱公司沒有與馬泉營村委會簽訂過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中凱公司付給馬泉營村委會的二筆共計390萬元(1999年12月27日的200萬元、2000年1月6日的190萬元)應是代百利興公司支付的土地補償款。
2004年3月18日,百利興公司召開股東會會議,并形成股東會決議,主要內容:盧自君以貨幣方式出資650萬元,占公司注冊資本總額的65%,王瑄以貨幣方式出資200萬元,占公司注冊資本總額的20%,中凱公司以貨幣方式出資150萬元,占公司注冊資本的15%;同意選舉盧自君、王瑄、張浩為董事,選舉劉啟庚為監事等。
2005年6月17日,盧自君代表百利興公司與張浩簽訂承諾協議書,主要內容:經盧自君與張浩友好協商,張浩將百利興公司交馬泉營村委會1050萬元土地補償金原始發票、原始合同書、紅線圖保存兩個月(2005年6月17日至8月17日);盧自君在這兩個月內交付給張浩欠款本金260萬元(其中首付50萬元,于6月24日之前支付),本金付清后,張浩將原始發票、合同書、紅線圖原件轉交給盧自君,利息約240萬元(以實際計算數為準)于2005年12月31日前付清等。2007年1月23日,張浩為百利興公司出具證明,內容:我已收到百利興公司全部還款,我與百利興公司的債務、工資等費用全部結清。張浩在證明人一欄簽字。同年1月29日,張浩又為百利興公司出具一份證明,載明百利興公司償還借張浩、張學平款項:借款本金、稅后工資、車費、手機費、業務招待費等,合計519萬元,此款已由北京華晟興業建設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墊付。在上述證明的付款單位一欄有百利興公司的簽章,收款人處則有張浩的簽字。張浩在收到百利興公司償還的借款等各種款項后,并未按照承諾協議的約定將原始發票、原始合同書、紅線圖返還給百利興公司。
2007年7月15日,百利興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東等發生變更,并在工商行政管理機關登記備案。變更后的股東包括:北京芳城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北京泰益德置業集團有限公司、北京中凱信達科技開發有限公司和盧自君;變更后的董事會成員、經理、監事包括:趙小明經選舉任董事長,盧自君經選舉任董事,王玉印經選舉任董事,趙小明經聘任為經理,解鵬經選舉任監事。張浩不再任百利興公司的董事。
另查明:百利興公司與張浩均認可紅線圖包括北京市規劃委員會意見書附件(選址)及附圖,建筑用地釘樁測量成果報告書兩部分。2002年6月28日,百利興公司進行過各種手續的交接,移交資料明細目錄第一、二項分別載明:百利興公司與馬泉營村委會的合同正式文本二份、紅線圖一張。該目錄上有百利興公司的簽章,監交人一欄則有張浩的名字。張浩主張百利興公司要求返還的合同正式文本、紅線圖已經在2002年6月28日移交給了百利興公司,而百利興公司則對張浩的上述主張無異議,但提出雙方在2005年6月17日簽訂承諾協議時百利興公司又將原始合同、紅線圖以及有關前期投入1050萬元的發票交與張浩保管,但其后至今,張浩一直未將上述文件返還。此外,張浩提出百利興公司尚欠其部分利息未予支付,百利興公司予以否認,張浩對此未提供相應證據。
一審法院認為:公司董事是由公司股東選舉產生的,是公司的決策者和主管者,其行為直接涉及到公司和股東利益能否得到有效保障。《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規定:“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對公司負有忠實義務和勤勉義務”。而所謂的忠實義務則是指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在執行公司業務時或在擔任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期間必須全心全意為公司服務,不得追求公司利益以外的其他利益,不得追求個人利益。
本案雙方當事人爭執的焦點問題在于張浩手中是否持有百利興公司向馬泉營村委會交納1050萬元土地補償金原始發票以及雙方之間簽訂的原始合同書、紅線圖。張浩主張其已經在2002年6月28日將本案所涉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正式文本、紅線圖移交給了百利興公司,百利興公司對此事實無異議,但提出雙方在2005年6月17日簽訂承諾協議時百利興公司又將上述合同、紅線圖以及有關前期投入1050萬元的發票交與張浩保管。從百利興公司與張浩簽訂的承諾協議書的內容看,正是因為百利興公司持有本案所涉發票、合同、紅線圖,才能在承諾協議中約定將上述文件交與張浩保管,這一點與張浩所主張的其已在2002年6月28日交回的事實并無沖突;同時,承諾協議書上的保管日期為兩個月,即自2005年6月17日至8月17日,起始日期即為雙方簽訂承諾協議書的日期,本案所涉發票、合同、紅線圖在該日期即應由張浩持有和保管。而張浩提供的證明材料僅能證明張浩在2002年6月28日將原始合同書、紅線圖交回,但卻不能代表張浩在2005年6月17日重新持有原始合同書、紅線圖后又將上述文件交回。為此,本案所涉合同、紅線圖、發票仍在張浩處。
百利興公司與張浩簽訂承諾協議時,張浩為百利興公司的董事。本案審理過程中,張浩雖提出百利興公司尚欠其部分利息未予支付,但百利興公司予以否認,而且依據百利興公司提供的日期分別為2007年1月23日和29日的兩張證明,張浩已收到百利興公司全部還款,其與百利興公司之間的債務、工資等費用全部結清,對于張浩的上述意見,法院不予采信。張浩在百利興公司履行還款義務后至2007年7月15日前仍為百利興公司董事,但其作為公司董事,未按承諾協議約定將百利興公司向馬泉營村委會交納前期費用的發票、合同書、紅線圖返還百利興公司,違反了其作為百利興公司董事應對百利興公司負有的忠實義務,損害了公司的利益。張浩應履行返還義務。而對于返還的物品,則包括百利興公司與馬泉營村委會簽訂的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1份、紅線圖(北京市規劃委員會意見書附件(選址)及附圖,建筑用地釘樁測量成果報告書)。至于百利興公司要求張浩返還其交納共計1050萬元前期投入費用發票的主張,因百利興公司要求返還的發票中,日期為1999年11月26日的工商企業資金往來專用發票(發票號0693427)上記載的10萬元是中凱公司承包游泳池餐廳的訂金,百利興公司又未能提供證據證明該費用與本案所涉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有關,為此,張浩返還的發票數應為7張,總計金額為1040萬元。對于百利興公司提出的要求張浩賠償損失20萬元的訴訟請求,百利興公司提供的借款合同等僅能證明其與第三方之間存在借款合同關系,但其并未提供證據證明張浩之行為致其損失,對此法院不予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條,判決如下:一、張浩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返還百利興公司七張總計金額為一千零四十萬元的北京市工商企業資金往來專用發票,發票號碼分別為0693456、1487976、1664605、1270551、1270583、1664611、1664610;二、張浩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返還百利興公司紅線圖,包括項目編號為2005撥地0317的建筑用地釘樁測量成果報告書以及北京市規劃委員會規劃意見書附件(選址)及附圖;三、張浩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返還百利興公司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一份,該合同共計三頁,甲方一欄簽章為:北京市朝陽區崔各莊鄉人民政府馬泉營村民委員會,乙方一欄簽章為:北京百利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另有北京市朝陽區崔各莊鄉人民政府的簽章;四、駁回百利興房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張浩不服一審法院上述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其主要上訴理由為:一、張浩于2002年6月辭去擔任的百利興公司總經理職務,并將有關財務賬目資料進行了移交,此后,張浩僅擔任董事職務,并未參與經營管理,亦未簽訂過協議書。二、一審法院認定事實錯誤。1、百利興公司主張的紅線圖中編號為2005撥地0317的建筑用地釘樁測量成果報告書以及北京市規劃委員會規劃意見書附件(選址)及附圖,上述資料應于2005年形成,因此,張浩于2002年移交的紅線圖中并不包含該材料,同樣,合同正本、副本也不在張浩處。2、1050萬元發票中付款單位為中凱公司的發票,不能認定為中凱公司代百利興公司支付土地補償款。事實上,在中凱公司在1999年12月27日支付第一筆補償款時,百利興公司并未成立。3、對于原審判決有關鑒定意見書涉及的樣本1、2以及檢材上的簽名均非張浩所簽,因此,鑒定結論是錯誤的。三、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百利興公司主張的權利僅為權利憑證,百利興公司可以自行解決,一審法院不應進行審理。百利興公司將有關發票從帳本中拿出來,屬于非法行為,一審法院對此予以保護是錯誤的。張浩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審判決,駁回百利興公司的訴訟請求,訴訟費、鑒定費、公告費由百利興公司負擔。
百利興公司服從一審法院判決結果,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審判決。
二審期間,張浩提交了《合作意向書》(復印件)、《別墅新區合作開發合同》(復印件)、《馬泉營村舊村合作協議書》(復印件)、《授權委托書》(復印件)、《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復印件)、《協議書》(復印件)、《情況說明》(復印件)及三張發票副聯(復印件)等材料,張浩稱上述材料系復印自中凱公司,用以證明本案訴爭土地由中凱公司于2000年3月取得開發權,后于2000年8月將開發權轉讓給百利興公司,百利興公司又于2003年將部分土地開發權回轉給中凱公司。據此,本案訴爭的有關原始發票、原始合同、紅線圖等材料已經移交給中凱公司,并不由張浩持有;同時,本案訴爭的原始發票中三張付款單位為中凱公司的發票,可以證明中凱公司支付了土地出讓金300萬元。百利興公司對上述證據材料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不予認可。因上述證據材料系張浩二審期間單方提交的,在沒有其他有效證據佐證的情況下,本院對其證明效力不予確認。
本院二審期間依法補充查明:對于2007年1月23日、1月29日的兩份證明上的簽字,張浩認可鑒定結論意見,認可收到上述款項,但主張本案訴爭的原始發票、原始合同書、紅線圖等已于2002年6月交還百利興公司。
本院經審理查明的其他事實與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一致。
上述事實,有百利興公司提供的承諾協議書、證明書、公司章程、公證書、報紙、舊村改造新村建設合作開發合同、北京市規劃委員會意見書附件(選址)及附圖,建筑用地釘樁測量成果報告書、發票,張浩提供的移交資料明細目錄、法院調取的證據材料以及雙方當事人的陳述意見等證據材料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張浩與百利興公司訂立《承諾協議書》后,雙方均應嚴格履行各自的義務,百利興公司將本案訴爭的原始發票、原始合同書、紅線圖交由張浩保存,同時由百利興公司交付張浩欠款本息共計500萬元。張浩主張其并未簽訂上述承諾協議書,但有關鑒定結論亦可證明承諾協議書系張浩簽訂,且張浩認可收到百利興公司全部還款及有關費用,亦可佐證該承諾協議書載明的事實。此外,張浩主張原始發票、原始合同書、紅線圖等已于2002年6月交還給百利興公司,該主張與承諾協議書載明的事實并不矛盾,在張浩于2002年6月將有關材料交還給百利興公司后,百利興公司于2005年6月重新交由張浩保存兩個月,張浩不能證明其于2005年8月后將有關材料交還給百利興公司,故本案訴爭的原始合同、紅線圖、發票仍在張浩處。關于雙方爭議的兩張付款單位為中凱公司的工商企業資金往來專用發票(發票號為0693456、1487976),張浩主張該兩張發票項下的款項系中凱公司支付的土地出讓金,但張浩并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證據予以證明,本院對其該項主張不予支持。綜上,張浩的上訴請求均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審法院判決處理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審案件受理費四千三百元,由北京百利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負擔四千二百五十元(已交納),由張浩負擔五十元(于本判決書生效后七日內交至一審法院);公告費用二百六十元,由張浩負擔(于本判決書生效后七日內交至一審法院);鑒定費用四千元,由張浩負擔(已交納)。
二審案件受理費五十元,由張浩負擔(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錢麗紅
審判員  盛涵
代理審判員  劉斌
二〇〇九年九月十八日
書 記 員  王璇





首頁| 關于我們| 專長領域| 律師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詢| 聯系方式|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威海公司業務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3061168997 網站支持: 大律師網
鲁证期货软件下载 北京赛pk10现场直播 北京时时pc28走势图 河北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湖北快三开奖直播 中国福彩快三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预测号码 江西时时历史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几分钟 2o19年金马会救世网内部资料 四川时时高手群号